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王嵎生
  近來,美國領導人和一些負責官員口口聲聲不離 “美日同盟關係”,說什麼美國有義務“保護”日本,而且,手裡不斷晃動《美日安保條約》這張“王牌”。同時,又在諸多方面與中國拉近乎,聲稱一直在努力與中國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希望跟中國把這種關係“落到實處”,一個更加強有力的中美關係,不僅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利於整個亞太地區乃至全世界。顯然,前者是美國“戰略再平衡”政策的需要,是“情不自禁要遏制”中國政策的體現;後者是美國與中國“無可奈何要合作”的徵象。
  看來,聰明的美國領導人很懂得“兩面下註”,而且想把它玩得“淋漓盡致”。但他們也明白,這樣的“兩面下註”是“不可持續的”,也是危險的。因此,他們經常自相矛盾,或言不由衷,或威脅利誘,或拉開距離,或拉偏架,亮“王牌”,威懾中國。有人說,美國背著“決不做老二”和冷戰思維的沉重包袱,正站在拿不定“何去何從的戰略十字路口”,痛苦難當,不知如何是好,一點也不奇怪。
  從戰略層面看,美國要“推進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並推廣美國人所珍惜的價值觀”,實現美國統治下的世界和平,這一點似乎至今並無什麼實質性的變化。從地緣政治角度看,美國要在亞太地區實現“戰略再平衡”已是既定方針。所謂“戰略再平衡”,其核心就是要維護美國在這一地區的“領導地位”,至少是主導權,保持軍事上的絕對優勢。實際上,並不是要什麼“平衡”,而是怕打破它占絕對優勢的所謂“平衡”。但美國現在明顯力不從心,需要“借力”。“借力”,首先當然是從日本。問題是日本“給力”都是“正能量”嗎?它能不影響中美關係嗎?這一點,我看美國領導人也未必“拿得準”,未必完全“心中有數”。
  時代變遷是歷史的必然,力量對比的變化也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中國迅速興起,並不是美國新保守主義理想家們心目中的 “負能量”。美國一位知名政治分析家曾告誡美國領導人說,相信衝突不可避免的想法本身就是衝突的根源,“我們現在若是把中國當成敵人,我們可能就為自己樹立了一個敵人”。這話是在克林頓總統時期說的。2000年12月,也即小布什上臺前夕,在華盛頓舉行的中美日第二軌道對話期間,我明確表示贊同他的意見,並補充說,美國只有把中國“如實地當作伙伴”,至少是潛在的合作伙伴,美國才能真正避免製造一個敵人而交一個朋友。小布什沒有真的聽進去。奧巴馬似乎有些變化,表示願意同中國一起構建“新型大國關係”,但仍顧慮重重,不能、也不敢認真做戰略決策。
  這次他訪問日本等亞洲四國前,美國官員一再表示,不是為了“制衡”和“遏制”中國。但聽其言,還需觀其行。美國能否真正做到言行一致,謹言慎行?
  中國在迅速興起的過程中,沒有做什麼對不起美國的事,沒有挑戰美國的核心利益。而且,一直在向美國釋放善意,特別是倡議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希望雙方能相互尊重,互利共贏。同中國發展友好合作,對美國的地區和全球作用,只能是“正能量”。至於美國要“借力”日本,搞它的“戰略再平衡”,那是美國自己的事。但請註意,不要企圖指點中國江山,不要侵害中國的核心利益。也順便提醒一下,不要上日本安倍之流的當,到頭來自食惡果。
  時代不同了,美國需要全面反思,痛下決心,喝一杯雖不可口但有益的“清醒酒”。從美國根本利益和世界發展方向出發,享受合作,摒棄冷戰思維,在戰略“十字路口”做一個明智的正確選擇。
  (原標題:美國應飲一杯“清醒酒”)
創作者介紹

傢俱店

gd21gdgp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