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周能持續奪人眼球的莫過於圍繞著Iphone6產生的跟中國人有關的各種新聞。從一開始“據外媒報道,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的蘋果專賣店幾乎都被中國人占領了”到中國人在紐黑文蘋果店外為爭購iPhone 6打鬥被捕,再到日媒稱“據信是中國人的人在東京一蘋果專賣店外大聲喧嘩”……外媒對此的報道可謂此起彼伏。
  同時,國內的媒體也沒有閑著。23日,某官微發表題為《不惜出醜買iPhone 6:是病,得治》的評論文章,指出 “喜歡一款產品到偏執的程度,甚至不惜拿腎來換,則是一種病,得治!”最後又得出一種結論即“如付出的代價不是腎,而是‘文明有序的形象’,有些人就不管不顧了。”
  賣腎的,的確有,還形成了“賣腎車間”這樣一個完整的地下產業鏈。但賣腎買蘋果的,放眼民間,能有幾例?至於付出的“文明有序的形象”的主體,也應該大多數是黃牛。黃牛生就為了利益,《資本論》早就說過“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會鋌而走險,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再回過頭來看看網友微博截圖“有黃牛24台虧了12萬,還有3天虧了50萬的”,即便你算術再不好,裡面的利潤空間也大過了《資本論》中資本逐利的範疇。所以,黃牛為了利潤,失控在所難免,嚴格意義上說這是商業秩序,跟道德、文明不沾邊,也沒必要占據文明制高點揮舞著道德大棒來威懾本不屬於自己管轄範圍的人與事。
  還想說的一點是,網絡上那則廣為流傳的《實拍中國大媽搶購iPhone6現場》視頻,難道細心的你們就沒有發現,外國人在人群中也星羅棋佈麽?
  新聞到了這裡,其實本應該告一段落,偏偏有人覺得不過癮,今日有媒體又置頂刊出一文《誰現在用iPhone6就該被鄙視》。文章在抨擊黃牛黨為了逐利而“丟中國人臉”的同時指出,黃牛黨們如此費盡周折,不要臉面,把iPhone6帶到中國內地是賣給誰呢?就是那些拿著iPhone6就牛,就“潮、酷、炫”的人,然後深情呼籲,現在看到誰拿著iPhone6,請向他們投去鄙夷的目光。矛頭直接指向消費者。
  不可否認,從黃牛手中買iPhone6的人中,肯定也有上述媒體指摘的這類人,但是,拿部iPhone6就覺得自己“潮炫酷”未免太低估消費者消費心理了。果粉的群眾基礎廣泛與對喬布斯的個人崇拜有關、與對好產品使用心得有關、與對新產品搶購樂趣有關,至於身份說,關係大不大,你說呢?持有某種商品的消費者成為被鄙視的對象,要麼是持有商品有害,直接毒及自己和他人;要麼持有商品間接污染精神。如果沒有,又有什麼資格呼籲公眾投去鄙夷的一瞥呢?
  抽繭剝絲,摒棄紛爭,節省下來時間真正要思考的是,一:為什麼每次全球首發總要缺席中國大陸?二:中國如何製造出自己的“蘋果”?當在“蘋果”面前全球一律平等了抑或中國也有了自己的“蘋果”,哪個黃牛還會全球掃貨?誰還會因為一部手機跑到國外去“丟臉”?誰還敢對人手一部的機主鄙夷?
  如果對這兩個問題視而不見而去對著一小撮黃牛、消費者討伐,如果眼睜睜看著93噸iPhone6從鄭州空運到芝加哥,嘴裡卻罵中國人有病,諸位高談闊論的達人,可以洗洗睡了!(貳立)  (原標題:面對“Iphone6”,我們到底該鄙視什麼)
創作者介紹

傢俱店

gd21gdgp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