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張淑秋 法制網通訊員 孫淼 孫峰松
  一個不足70人的基層院,三年來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從過去每年10多件增長到74件;民事行政檢察工作連續三年被評為“全省十佳”;駐所檢察室被評選為“全國十大示範檢察室”;21項工作中有17項排在長春市前列……
  吉林省九台市檢察院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院,僅用三年就打了翻身仗,靠的是什麼?
  “人是工作中的主要因素,我們緊緊抓住這個‘命門’,眼睛向內挖掘人才的潛力,激活了人才隊伍的內生動力。”該院檢察長焦成千作了這樣的解釋。
  而人才隊伍的“潛力”又是如何盤活的?
  ???“老檢察”有了“新頭銜”
  2013年初,五十歲出頭的監所科科長李洪彪被“提拔”到預防職務犯罪局任局長。
  與之相呼應的是,已經退居二線的老幹警韓東旭本打算找個輕閑崗位“養老”,沒想到,院領導找他談話,讓他“接著乾”反貪工作,並賦予他“辦案組長”的頭銜。
  兩年多時間,該院竟有7名50歲以上的“老檢察”得到“重用”。到處都在講“年輕幹部”,這個院為何起用了“老幹部”?
  “我們院幹部中50周歲以上的占32%,近5年要退休的就有18人,不發揮老同志作用,案多人少的矛盾就難以解決。”談起用“老檢察”的問題,焦成千說,“年齡不應成為用人的障礙,老同志閱歷豐富、經驗足,在辦案中常常能夠‘四兩撥千斤’,如果與新同志的活力形成互補,這樣的優勢才能發揮出最大效能。”
  “我乾檢察工作32年,以為自己沒大用了,乾點邊緣活就準備退休,沒想到還受到這樣的重視。”李洪彪感慨地說。
  李洪彪是該院專家級人才,業務精,思想新,能力強,辦了很多有影響的案件,他帶領駐所檢察室曾連續八年評為“全省十佳”,兩次集體立功,併進入全國一流駐所檢察室行列。但由於多方原因,他在監所科一干12年。
  到新崗位不久,他很快理清工作思路,提出了預防職務犯罪責任區、審計紀檢監察聯防區、法律宣傳巡視區、法律援助區的“四區”建設,成為全省預防工作的“亮點”,使成立不久的預防局很快打開了工作局面。
  和李洪彪一樣,履了“新職”的韓東旭拿出了“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拼勁,甚至連“五一”“端午”這樣的節日都沒休息,半年多就辦了11起案件,有的大案要案在全省掛號。
  “我乾檢察工作30多年,太喜歡這一行了,所有的業務部門我都乾過,每個崗位我都熟悉。”談起自己的新“角色”,兩鬢斑白的韓東旭興緻勃勃,“我們帶著年輕人辦案,一是給他們當好榜樣,二是手讓年輕人儘快成長起來。”
  從“被分配”到“自主擇崗”
  小張是辦公室的“筆桿子”,寫了十多年材料,他總想“突破自己”,就向院里提出想到業務部門展示一下自己的願望。雖然檢察長焦成千身邊缺“筆桿子”,但他依然同意放人。
  然而,到反瀆局工作時間不長的小張,卻又向院里提出要回到辦公室。“跟著辦了幾個案子才知道,還是搞文字最適合我。”小張說,重回辦公室負責文字綜合的小張倍加珍惜自己的崗位。
  “每個人認識自己需要一個過程,我們就是要給每個人更多的機會,讓他們在適合自己的崗位上找準定位。”焦成千說,“每個人都可以提出崗位需求,只要院里能做的,都要滿足,讓每個人根據自己的願望和優勢選擇崗位,實現個人願望和崗位需求的最大契合。”
  像小張這樣自由選擇“崗位”的,在該院已有8名年輕幹警,他們都是根據自己的專業特長,選擇了適合自己的崗位,包括反貪、反瀆、民行、公訴、文字綜合等,甚至還有內勤崗位。
  “過去幹部到什麼崗位,都是由院里統一‘定製’,而幹部只能‘被分配’,一些人才受到抑制。”焦成千說,“現在的崗位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所以一到崗位,就會把熱情和才能毫無保留地發揮出來,工作活力也被最大限度地激發出來。”
  記者還瞭解到,為解決部門間人員流動帶來的工作不平衡問題,他們還實行了“主副崗”制度,一名人員在擔負本部門主崗工作的同時,可兼顧另一個部門的副崗工作,既保證部門間工作的平衡性,又能使人員得到充分的鍛煉和提高。
  ???卸掉業務骨幹的“事務包袱”
  公訴科長梁海燕,曾獲省檢察院“崗位能手”、長春市“優秀公訴人”等榮譽,也創下了一個人對陣27名辯護律師的紀錄。
  榮譽雖多,但梁海燕這幾年可沒少挨累,2013年,她帶領公訴科5名公訴人,辦了500多個案子,作為科長,她既要單獨承辦一些重要案件,也要為全科的案子逐個把關定路,還要負責全科人員的行政管理事務。
  “一年沒休過一次完整的周末,更別說節假日了。”梁海燕快人快語,“我既是辦案人,又是科長,科里的吃喝拉撒睡,我都得管,壓力實在太大了。”
  去年底,該院黨組經認真研究,並報上級院同意後,院里開始為梁海燕“卸包袱”:把偵查監督部門和公訴部門兩個部門整合起來“合署辦公”,由一名副檢察長分管負責,其他人員都是辦案人員,兩個部門加起來12人,而梁海燕由“科長”變為辦案組“組長”,並賦予“主任檢察官”頭銜,職級沒變。
  “今年頭7個月,我單獨辦了120個案子,比去年全年還多,而且工作壓力沒那麼大了,每個案子都有充裕的時間細摳,案子質量也比往年高。”談起“合署”辦公的好處,梁海燕坦誠地說,“行政事務的包袱卸掉了,現在就是一門心思投入到辦案中。”
  “沒了行政職務,不覺得虧嗎?”記者懷著好奇追問。
  “作為一個公訴人,辦一起高質量的案件才是最高的價值追求,行政職務並不重要。”梁海燕一臉輕鬆地說。
  梁海燕的“包袱”解決了,該院並沒有結束,針對類似問題,結合每個科室的業務特點,對全院科室進行全面整合,並賦予新的職能任務,幫助全院業務骨幹卸掉“事務包袱”。
  “通過整合,我們就是要破解業務骨幹不能專心辦案的‘瓶頸’問題,讓業務骨幹全身心投入到辦案中來,通過落實辦案責任制,不斷提升案件的質量和效果。”焦成千作了這樣的詮釋。  (原標題:九台市院用好“老檢察”激發新活力)
創作者介紹

傢俱店

gd21gdgp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